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中百合

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当中文遇见英文  

2008-12-25 14:18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余光中

《青年文摘·彩版》2008年第12期“趣”

当中文遇见英文 - 随风而去 - 风中百合

  当中文遇见英文会发生什么现象呢?当两种语言第一次碰面的时候,总会很难磨合。

    梁启超在写文章时碰到了democracy,可是那时还没有一个现成的词来解释democracy(民主)这个观念,他没有办法,就把它翻译成德谟克拉西。梁启超文章里面写到灵感,他不晓得该怎么用中文来说,英文是Inspiration,他就翻译成烟士披里纯。

    我在美国教中国文学的时候,美国学生的中文不够好,只能用翻译来读,接近不了中国的词。有一次我跟他们讲唐诗贾岛的《寻隐者不遇》:

    松下问童子,

   言师采药去。

   只在此山中,

   云深不知处。

    如果翻译成这样:

    Under  pine  tree,I  asked  a  boy.

    And  he  said:My  master  is  away,picking  the  medicine  on  earth.

    He  must  be  some  where  on  the  hill,

    But  the  clouds  are  so  heavy. I  don’t  kown  where  he  is.

    这个当然很容易懂,但是这种说法像唐诗吗?太啰嗦了,根本跟唐诗差得太远太远了,所以我忍不住说:

    Pine  under  asked  boy.

    Sai  dmaster  away,picking  the  medicine  on  earth.

    那些美国学生就很困惑,说这些句子都没有主语。所以他们问:“松下问童子,是谁在问呢?言师采药去,是谁在回答呢?只在此山中,是谁在?云深不知处,是谁不知处?”他们很奇怪,“你们怎么会知道上一句是张三,下一句是李四?”于是我就跟美国学生说:既然你们不能忘情于主语,那就让我为你们补上主语,把五言绝句改成七言绝句:

    我来松下问童子,童子言师采药去。师行只在此山中,云深童子不知处。

    “五四”以来,我们写白话文,很多人就是英文读得太多而没有化开,把英文的句法拿来写到诗里。这样一来,出现了很多主词:我出门去,我看见一条狗,我说啊,可怜的狗啊!一路的主语出来,一路第一人称出来。唐诗里面第一人称很少出现。比如:

    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——是王维,是“我”;

    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——还是王维,还是“我”;

    “遥知兄弟登高处”——还是“我”啊;

    “遍插茱萸少一人”——少了谁?还是“我”嘛。

    你把“我”字写进去,文法讲得太清楚就没有诗意了。

    英文的压力使我们的中文变得西化,压得太厉害就变成恶性西化。是不是凡是西化就不好呢?那也不一定,要看你“西”到一定程度能不能“化”,“西”而不 “化”是半吊子,那就是恶性循环。有一次我出一个题目要学生翻译,一个医生对小孩说:Don’t  cough  more   than  you  can  help——不要拼命咳。怎么翻译呢?“不要咳起嗽来比你能咳的咳得更多。”这个就是很可怕的恶性循环。

    中文的表达能力很广阔,比如徐志摩的《偶然》第二段:

   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/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;/你记得也好,/最好你忘掉,/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!

    很好的句子,很好的诗。徐志摩西化成功了。你看,“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”,本来中文是“你我在黑夜的海上相逢”,可是呢,“在黑夜的海上”摆到后面去;“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”,这也是西化,绝对不是中文的习惯,我们中国人说 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,我们不会少说一个“理”。可是徐志摩说“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”,就很好了。如果他说“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你有你的方向,我有我的方向”,这不是情诗了,这是情人吵架了。“方向”只有一次,是聪明的,这就是西化成功的。后面三句也是西化的,“你记得也好,最好你忘掉”,“记得”动词,“忘掉”动词,他们合用一个受词,这个受词就是最后一句“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”。

    如果他不用一次,而用两次,就变成“你记得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也好,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”。那就啰嗦得不得了了,连散文都不能算好散文了。他聪明就是他只用了一次,“你记得也好”,他不告诉你记得什么,然后他说“最好你忘掉”,然后出来了,“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”。这就是西化成功之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